公公操儿媳妇在线观看_就要干b_操逼小说_美女被操图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shzh.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八十五章

时间:2018-09-13 也先大举入寇的消息,很快便在京城传开。
  瓦剌军队首先攻至大同。也先挟持正统皇帝,意图骗开城门。大同总兵郭登却不中计,挡了回去。也先转而攻向紫荆关,却是势如破竹, 轻易破关而入,直逼京城。
  大敌犯境,朝廷正当震恐之际,于谦自也不会袖手旁观,旋即纠集京城军士,準备迎敌。景泰皇帝也知道事态严重,自己这皇位坐不坐得 稳,全看于谦能否退敌,当下任命于谦总督各营兵士,兵将若有不从命者,可先斩后奏之。
  于谦调度兵马,列阵京城九门之外。大将石亨进言:「敌军势大,难以对付,不如坚守城中,让他们师老无功。」
  于谦脸色一沉,说道:「也先率大军来攻,又挟持太上皇,气焰嚣张。我军先败于土木堡,士气低迷,要是固守,更是此消彼长。这正是 重挫瓦剌威风的时机,焉能示弱,让对方小觑了?」
  他亲自披甲出城,对众将士下令:「这一战是背城而战,攸关社稷兴亡,人人都要拚死力战。临阵之际,若有将领不顾士兵,自行退却, 众人可斩杀之,即使我于谦也不例外。要是士兵不顾将领而逃,后队士兵斩前队!」
  二十二万军兵闻此严令,无不心情激荡,这一战的重要性,已是显而易见,许胜不许败,败了就是亡国之恨。在于谦陈词之下,人人热血 沸腾,只待也先率军杀到,一决胜负。
  文渊和小慕容跟着于谦出城,就近护卫,这时正站在一旁,看于谦调兵遣将。
  小慕容忽道:「喂,瓦剌要是打来了,你上不上阵?」文渊道:「抵御外辱,人人都要出力,当然上阵。」
  小慕容稍稍转头,一对澄澈的眸子朝他望来,轻轻地歎了口气。文渊微觉奇怪,道:「小茵,怎么了?」
  小慕容轻声道:「我实在不想要你参战。你心肠那么热干嘛?什么事都往自己肩上扛,就算你不在乎生死,我可担心透了。」
  文渊拍拍她的肩,柔声道:「你放心,我会小心的。难道我捨得抛下你们,轻易赴死吗?」
  小慕容朝搭在她肩上的手一看,轻轻地道:「我知道,可是兵凶战危,谁晓得你会不会出事呢?」她微微抬头,又道:「说真的,我宁愿 你的武功像从前一样,只比我好一丁点儿,高不成、低不就的,这样,有很多事你就管不着、也管不了,不会跟黄仲鬼、龙驭清那种高手过招 ,什么皇陵派啦、十景缎啦、夺香宴啦、也先啦、瓦剌啦……通通都不要管了,咱们跟紫缘姐、华家妹子四个人,逍遥自在的,可有多好…… 」
  文渊听着她款款细语,一时答不上话来。小慕容见他默默不语,当即浅浅一笑,道:「算了算了,我胡言乱语罢啦,你别放在心上。我去 散散步,待会儿回来。」
  文渊微笑以对,看着小慕容悠哉地闲步离开,心里却无法就此释怀。放眼望去,旌旗飞扬,兵将往来,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莫名沉重的压迫感,令他不自觉想:「」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这一仗征战之地,仅在京城之外,只怕也有许多人要不得归还了。唉,」可怜无定 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他扶了扶腰间佩剑,心想:「我要是死了,紫缘、师妹、小茵,她们要怎么办?先不说别的,单单为了她们,这一战就非胜不可。」
  「刷」地一声,文渊拔剑出鞘,左手二指捏剑诀,右手挺剑一喝,骊龙剑银光抖擞,白刃不动,锋芒遥指南天长空,若凝若滞,若飘若悬 ,架式一亮,已是名家气度。
  「指南剑」一经起手,文渊随即沉气敛劲,微微阖目,陡然间回身收剑,一收之余,旋即暴起突出,脚步随上,一道笔直剑芒回递六尺, 剑风嗡然而响。一旁兵士闻声望来,但见白芒如雪,动静如螭龙翻腾,不可捉摸,无不咋舌惊歎。
  「指南剑」之后,文渊毫不懈怠,剑法再变。先练「潇湘水云」,再练「八极游」,身形进退之际,「御风行」、「蝶梦游」、「鹤舞洞 天」、「岳阳三醉」
  等高妙身法,一一融会显露,同时左手忽拳忽掌,忽指忽爪,连连变化「黄云秋塞」、「渔樵问答」、「风雷引」、「泛沧浪」,与剑招 互收相辅相成之效,更是妙招迭出。
  旁人看得接应不暇,目瞪口呆,文渊却全不知觉,凝神致志,将生平所学一一施展开来,千千万万的招式流转脑海,如同走马灯般连绵不 绝。此时他心里所想,只有将自身武功竭尽所能地发挥精进,战场之上,碰见的是寻常兵士也好,绝顶高手也罢,无论如何,不能有半点鬆懈 ,务必全力以赴。
  所为目标,有三个:
  紫缘、小慕容、还有华瑄.
  深夜,京城之外,寂然无声。明朝官军人马虽众,但在于谦严令之下,人人自律,军规整肃,不闻丝毫杂沓之声。京城于府之中,华瑄躺 在床上,辗转难眠。紫缘坐在床边,轻轻拨弄琵琶,微响叮咚,闭着眼睛,默默祷祝。文渊不放心紫缘出城观战,怕她受到波及,是以留在于 府,等候消息,华瑄留下来陪她,心中却也挂念文渊和小慕容,怎么样也无法入睡。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低声道:「紫缘姐姐,我睡不着。」紫缘睁开眼来,微笑道:「不睡不行,都这么晚了。来,我陪你睡吧。」她将琵 琶放好,上了床,躺在华瑄身旁,轻轻握住华瑄一只手掌,柔声道:「瑄妹,别担心了。瓦剌军队一来,我们就登上城头去,看着他们平安回 来,好不好?」华瑄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眼波轻轻颤抖,用力点了下头。
  东方破晓,朝阳万丈光芒之下,金戈铁马漫山遍野而来。
  瓦剌大军到了。也先挟持着太上皇,即为昔时的正统皇帝,率领塞外铁骑,以雷霆万钧之势袭向京城。
  于谦下令关闭所有京城城门,身先士卒,于德胜门外亲自督阵。他发出号令,分派兵士在城外民房设伏,又调动数百骑兵,传下吩咐:「 你们即刻前行,负责诱敌,一见到瓦剌军队,便即迅速折回,切记不可与之相斗。」
  众骑兵领命而去。
  文渊和小慕容在于谦身旁护卫,以防有变。两人不约而同,都悄悄望了望于谦,但见他神态宁定,既无自信满满,亦无危惧不定。
  过了半个时辰,远方的天空,渐渐升起了阵阵烟沙。尘土高扬,如起乌云,接着隆隆隆、隆隆隆,大地迴响闷雷,遥远的震撼一波又一波 地传来。
  于谦猛地大喝:「众军戒备!」
  明军刀枪森然,严阵以待。
  蓦然间巨声纷起,声动天地,京城远方的民宅,瓦剌军队与埋伏的明军,已开始剧烈厮杀。前去诱敌的骑兵远远归来,当头将领策马来到 阵前,大声回报:「大人,也先军队前锋已中埋伏,但是当先几名大将,非常勇猛,恐怕拦不住。」
  文渊上前一步,拱手说道:「于大人,瓦剌阵中颇有高手,让晚生去对付。」
  小慕容叫道:「我也去!」文渊一摇手,道:「不,你保护于大人。」话声一了,已然翻身上马。
  于谦道:「文公子,敌军势大,不可大意。」文渊点头应道:「晚生知道,多谢。」叱咤一声,纵马离阵而去。
  狂风飞沙,迎面扑来,挟带着血腥的杀气。城外的居民早已撤走,或是被掠杀殆尽。明军隐藏民房暗处,倚仗地利,以火箭器械奇袭,瓦 剌军队猝不及防,一时阵脚大乱。
  但是瓦剌军前仆后继,后继骑兵疾风迅雷般冲到,明军已不能单凭奇袭,开始了正面交锋,大街小巷,全成了两军血战的修罗场
  文渊纵马冲入战阵,立有两名敌将围上前来。文渊喝道:「去!」拔剑、挥剑、收剑,剑仅三尺,本来不利战阵,但在文渊手上,竟胜过 对方的长枪大戟,划过两将咽喉,轻易了结。
  一名满腮鬍须的大将来到文渊骑前,喝道:「哪里来的小畜生!」呼地一声,一柄大斧照文渊面门砍来。文渊剑刃平搭斧面,借力使力, 随手一卸,那大将身不由己,被他手里的沉重家伙拉得向左倒去,一栽下马,便给明军火箭射死。
  文渊连败三将,轻描淡写,瓦剌军队见者哗然,声势顿弱。猛地雷霆也似地一声爆喝,一名络腮鬍大汉纵马窜到,睁一双铜铃大眼,持一 柄镔铁长枪,一阵暴风般袭捲而来,明军士兵无人能挡。甫近文渊,便是一枪刺来。
  这一下电光石火,快只瞬息,文渊挥剑格开,只觉来人臂力奇猛,枪上劲道沉重异常,并非内家功劲,但是与莽夫蛮打,又有不同,实是 外家功夫练到了极深之处,劲力自有奥妙。
  文渊喝一声采,叫道:「好本事!在下文渊,阁下何人?」那大将操着汉语叫道:「我是瓦剌先锋赛坡!你们明朝的皇帝,便是我擒到手 来!」
  文渊笑道:「错了,错了,乃是」手到擒来「!赛坡将军,你捉了我们明朝皇帝,这会儿换我来捉你,小心了!」说着仗剑上前,连刺三 剑。
  赛坡长枪抖动,一一挡开,登时感到文渊「九转玄功」内劲震荡,大叫:「中土小子,看不出来,真好力气!」三剑化开,立即反击三枪 .文渊以硬碰硬,骊龙剑满贯内劲,也是连格三枪,两人兵刃相碰,响声嗡嗡不绝,劲风四溢。
  可就在这兵刃之声萦绕之际,乱军之中,突然传出一声女人的惊叫,其声惊惶,煞是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