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操儿媳妇在线观看_就要干b_操逼小说_美女被操图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shzh.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五章 盟誓今生

时间:2018-08-09 晚上,在金陵大酒店里,我和雯丽、潘莉两名靓女聚在了一起。在下面餐厅由两名美女陪着吃饭的时候,烛光掩映下,眼前两张艳丽的脸蛋和性感的小嘴凑在一起,感觉就像两具绝美的淫具在一起,想到晚上可以由潘莉这个绝色大狐狸精亲身伺候着和美艳淫妇雯丽云雨交欢,我的下面一下就硬了起来。
  本来想玩个角色转换的游戏,让潘莉装扮成千娇百媚、搔姿弄首的绝色姨太太,让雯丽打扮成俏丽的丫头。但雯丽一听就不愿意了,数落我说:「白秋你个死鬼,前两天才逼着璐瑶离了婚,奸佔了人家当你的姨太太,加上那些老相好,厂花贱人月琴、春花、仙娇、桂华什么的,给你当小老婆、小妾,丫头女佣什么的,成天被你糟蹋玩弄,还没玩够丫头啊,又想着作践人家。」
  听她这么一说,我知道最近自己新宠旧爱轮流赏鑒,多少有些冷落了她,心中有气,放出这么一席话来就不足为奇了。还是心爱的二奶潘莉懂事,面带笑容见机说道:「白秋,还是我来吧,雯丽是我们的大姐又是你的原配,我是给你做小的,这辈子反正是被你作践的命。」听潘莉这么一说,大家都没了脾气,尤其是此时潘莉抽空对我莞尔一个大媚眼,简直又浪又媚,真令我爱到极点了,真想搂住就给她干进去。
  晚上,在雯丽的豪华包房里,雯丽打扮成姨太太陪我喝酒,潘莉这个大妖精则在一旁当丫头伺候我们。只见雯丽姿色美艳,烫髮大眼,端着高脚杯风情万端,身子丰满白嫩,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身穿黑色软缎无袖旗袍式连衣短裙,上面是半托式胸罩将两个乳峰衬得丰耸异常,黑色细带高跟皮凉鞋,细高跟凉鞋和短裙之间显露着黑色的细格网状丝袜,显得性感异常,在四处瀰漫着音乐和酒香的氛围中,醉眼朦胧间让人感觉恍如隔世……。
  潘莉在旁边弹着钢琴为我们助兴,今天这妖精头髮烫成大波浪扎在脑后,化妆后面白唇红,大眼睛画上眼圈和眼影,显得妖冶异常,上身是白色小黑领羊绒薄衫,下身是白色紧身包臀短裙,长筒灰色丝袜裹着大腿,一双黑色绒面尖头镶红色条纹绑带高跟鞋,两女一个风骚,一个妩媚,诱人极了。
  我嘴里咬着一枝香烟,随着潘莉弹出的旋律轻声哼着,心情满是愉快喜悦地和雯丽眉目传情,雯丽今晚这身旗袍式打扮,风格不但大胆而且裸露,凹凸有致的玲珑妙体,加上凝脂如雪的动人肌肤,不但妩媚动人,还相引人注目。有这种人间尤物陪伴在身边,使我的一把慾火在心中冉冉而动。
  雯丽缓缓呷了一口杯中红酒,睁开了彷彿有着魔力般的凤眼。浓密而长的睫毛眨阿眨的散发着一种勾魂蕩破魄的魔力,那种成熟美艳的风韵,比起清涩少女来更容易打动我的心扉。
  雯丽柔声道:「白秋我的爷,你看看这是什么。相信看了你就知道人家有多爱你了。」说着她将雪白玉手缓缓伸入了高耸的乳峰之间,脸上娇艳一笑,令我是血脉喷张。等她再度将手缓缓拿出时,手心中多了一副挂在项链上的纯银小扣盒,轻轻一摁,原来里面放有一个小照片,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合影,记得还是月琴给照的,相片中雯丽斜依在我的怀里显得很是幸福。看到这里,我也有些感动起来。
  雯丽站起身子,胸前那两团玉乳彷彿快从衣服内弹了出来。她一步接着一步的逼进我,随即将我压靠于沙发上,一只手指绕啊绕的在我的胸口打转。白皙修长的玉腿则是弯曲抬至我的腰间上,娇声道:「白秋我的爷,今晚让我好好服伺你一下吧。」我一听真是求之不得,笑道:「既然我的雯丽如此之说,那咱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轻轻地咬下了她衣襟上的蝴蝶扣,上身衣襟立即展开,露出了浑圆丰满的酥胸,这下可真让我大饱眼福。双手托起那柔软饱满的玉乳不停的肆意抚弄,随后含住那她那嫣红的乳头,这让雯丽娇喘连连。整个房间是春光无边,淫声浪语不停。
  我将雯丽整个人抱至大床之上,此时她的下体只有一片长布遮盖着若隐若现,我已经忍受不住体内原始的慾望,随即将头埋入那雪白修长的腿间,舌头也开始舔吻着她的私处。
  「嗯……,嗯……,好舒服啊……,爷弄得人家心慌意乱的……。」我一听,邪淫笑道:「雯丽你真是个淫娃,看你下面连内裤都不穿,还湿成这样,真是美呆了。」
  「爷,人家知道穿了也是没用的,来吧,给我……,嗯……,快点进来……,奴家我要……,我要……。」我一听更是雄风大振:「嘿嘿……,爷可要来啰,雯丽你这个贱人準备好了吗?」我一边说一边解下裤裆,只见一只早已涨到不行的阳具正蠢蠢颤动着。一个挺进,整只阳具插入了那湿透的蜜穴之中。
  「好大……,好大……。嗯嗯……,啊……用力再用力……。」平时一脸端庄的雯丽在床上被我弄得淫声浪语直叫,两腿高举,圆润的白臀在我胯下飞舞,乳浪波动,螓首摇晃,双颊艳红。
  我那根阳具被雯丽的骚穴紧紧包住,抽动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一进一出,让雯丽更是浪语连连,脸上充满着喜悦。臀部也不停向后挺耸,迎合着我的抽动,丝丝的淫液在下体紧密的交合下不停的流出。
  看着雯丽双腿间的粉艳花蕾随着阳具抽插翻进翻出,如此美丽诱人的情景,使我的鸡巴被紧夹在那狭窄美穴中的阳具更是壮大。
  「好哥哥……我的爷……。」雯丽被我搞得兴奋得嘴里一阵乱叫:「嗯嗯……啊……啊……,不行了……不行了……。」突然她的阴道一阵紧缩,子宫深处喷出了一股热流。这股热流彷彿催情剂般让我更加卖力地抽动起来……。
  雯丽被我搞得大洩特洩,最后像一滩烂泥一般倒在了床上,而我此时犹未满足。雯丽见状正想再强撑起来,却被我含笑阻止。原来此时弹琴的潘莉已经停了下来,有些手足无措地坐在哪里。
  哪个少妇不思春啊,莉儿这么漂亮女人,被我时常用雨露浇灌,性慾也愈发旺盛起来。刚才我干雯丽的时候,那种绝顶快感就让她失神了,着实有些心痒难消。我笑看向坐着的潘莉说道:「莉儿你快上来啊,轮到你这头骚狐狸了。」
  潘莉扭捏了半天,最后还是磨磨蹭蹭来到床边,低着头不敢看我和雯丽光溜溜的样子,一副娇羞的小丫头样子,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动心,一把将她放倒在床上,手一摸,下面早湿成了一片。
  脱下衣衫后,潘莉这个大美女全身仅着长筒丝袜和高跟鞋,和同样一丝不挂的雯丽姐并头躺在一起的,羞得不敢睁眼,与妹妹心意相通的雯丽此时也同样双目紧闭。看着这一对变成白羊的姐妹花,我没有满足的丈八龙枪不由怒眼圆睁,向无限渴望我的宠爱的骚狐狸莉儿狠狠扑了过去。
  早已春潮氾滥的狐狸精双颊已换成了一抹嫣红,在丈八龙枪的力挑下不久就媚眼迷濛,小口微张,呻吟声也随之提高,身体软如绵蛇,蜿蜒于我的胯腹之下,配合着我的动作。随着我的狂暴穿刺,快感不断透射全身,忽然潘莉一声长呼,四肢伸张,臀部也不会动了。
  一旁早就睁着凤眼看得慾火再起的雯丽见状忙替下妹子,于是我不停的穿梭在两姐妹的芬芳花园内,直到在两姐妹的浪叫声中攀上兴奋的顶峰,将火热的岩浆喷发在大奶雯丽的体内、二奶潘莉紧紧的嫩屁眼里……。
  想当年雯丽自从和我一度春风之后,获得了她这一生从没享受过的性爱乐趣,使她心满意足,如醉如癡地爱恋着我,真恨不得将全部身心都交给我。雯丽其实天生性慾就挺强的,时时刻刻都需要有强烈的性爱来慰藉不可,如今在我这里食髓知味以后,觅得了如意的人儿,决不会轻易的将我放手,总想着紧紧抓牢我的心,死心塌地忠心不二地服侍自己,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强忍着心中的醋意,任我攀花折柳,乾脆对我的事情不闻不问,自己也少操那份闲心。
  说真的,原来的生活对她来说,实在是空虚乏味而且也过得腻了,她需要的是热情充实而满足的两性生活,再加上无穷的智慧引领和展现自己才华的大舞台,而这些,只有从我这里才可以获得。雯丽似乎只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才觉得不会辜负自己的一生。
  在无限满足之后,我搂进了心爱的大老婆,问出了那个一直萦绕在心头、老生常谈的问题了:「雯丽,为什么不答应马上嫁给我呢?难道你不爱我吗?」
  雯丽微瞇着俏丽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清晰可见,似乎思考了一会儿才笑着反问我:「白秋,你真的喜欢我,爱我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简直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的样子,也不顾身边潘莉的存在,很真诚地在她耳边低声倾诉着:「雯丽,我的小宝贝、小心肝,我当然喜欢你啊!而且更爱你入骨,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是真心诚意的爱着你。」
  雯丽听我这么说,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脸上充溢着幸福的感觉。但过了一会儿,她的欣喜似乎又暗淡下去,心里云雾顿生的样子:「白秋,你这个死鬼,可惜时光不能倒流,让我们再年轻个五岁十岁的,若能的话,让我变成处女,你要也变成处男,嫁给你做太太有多好。」说到这里,她似乎有些浮想连翩了:「我们能够日日夜夜地欢聚在一起,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就算死了也是甘心情愿。可是事实上又不可能,真是令人遗憾,想起这个问题,真是烦死我了。」
  听了她这么一席话,我其实也明白了她的心声,现在这位精明能干、俏丽迷人的白领丽人,不管她口上怎么不答应,她的一颗心都已全部放在自己的身上啦!早就对我伏首称臣、死心塌地的听命于自己了,任我对她欲取欲求都是毫无问题的。
  但我这人,总是想追求完美:「宜将剩勇追穷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我搂紧了大老婆,在她的耳边柔情万千地问了句:「潘莉已经答应为我生孩子了,雯丽你呢?」「白秋,别说那么多废话,只要潘莉能生,我也一样替你生个好了吧。」雯丽想了想又笑了起来:「白秋你这个坏蛋,实在要把天下的好女人都要祸害够才罢休吗?你看看你那个样子,简直太霸道了,让我们两个同时答应为你生孩子。以后繁花的副董事长和总经理都替你生孩子去了,你就拉着月琴、璐瑶、春花她们干吧!」
  我想想也觉得好笑起来,心里虽然甜滋滋的,但口里还假装地教育着她:「笑什么笑啊,雯丽你别不以为然。月琴、璐瑶、春花她们也跑不掉的,都要为我生。」
  在旁边听我们斗嘴老半天的莉儿终于忍不住了,插了一句:「大家都这么生下去,那家里还不变成幼儿园了。」我有些示威的样子一左一右搂紧两个大美女,心情也好了起来:「你们还别说,天塌下来还有我在这里顶着,幼儿园又怎么啦?我就是喜欢!康熙有108个孩子,我就多有几个算什么啊?」
  雯丽笑着顶了一句:「人家康熙是皇上,你白秋算什么啊?」「笑话,关起门来,老子就是皇上!」我意气勃发地说着,双手搂紧雯丽,猛烈地吻住她娇嫩的唇,犹如一种最美味的食物不断吸吮,情意绵绵纠缠良久才鬆开来。
  我的眼睛直视着她的眼睛,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和非常的信心,深情说道:「雯丽、潘莉,我的一对宝贝儿,不管怎么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们,你们两个都是我白秋的新娘,是我白秋今生的老婆,我要与你们缠绵一辈子,然后,将来我们带着孩子游遍祖国的秀美山河。愿意吗,我的心肝儿?」
  迷濛夜色中,我依稀看见雯丽的大眼里有晶莹的泪珠在闪动,而莉儿同时深情地亲吻着我的耳垂,此刻,我们都为自己今生的这段爱情而深深感动……!
  在龙胜中国的大力周旋下,香港方面很快来了个小型代表团对江陵市的市场和投资环境进行了详尽的考察,当然,根据潘莉的建议,几乎都是一些二三线品牌的代表。大家对整体定位和市场前景都还是比较看好,加上原本就不大的经营风险又几乎全由龙腾和云凤实业承担,我们很爽快地就和中意的对手签订了代理联营协议。
  进入六月以后:「云凤女装世界」正式开始挂牌筹办,由于有知名品牌的号召力,再加上初期我对房屋租金什么的胃口也不高,进展十分顺利,市内几家高档男女装经营品牌店也听到风声,先后来这里考察,并逐渐把关注的目光投向玉亭小区这片城南新贵聚居之地。「碧云天」,似乎在不经意之间就要成为未来流金淌银的地段了,当然,关键还是看云凤的发展和动向。
  由于生命原液的生产销售日益火爆,雯丽和我的主要精力都不得不集中在龙腾那边,云凤这边全靠潘莉里外张罗着,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有些佩服她在经营组织上的悟性和潜力了。
  我们根据工作的需要成立了云凤实业的董事会,这次我没客气,赵志推辞下我顺势当了董事长,赵大哥则成为了副董事长,而雯丽和潘莉则是董事。现在这个情况,潘莉顺理成章地被任命为云凤的总经理,工作上对我负责。
  潘莉按照工作需要对手下有些不够的人手做了安排,谢娟和春花都用上了,还把原来「春光」的蔡经理给直接挖了过来当副总经理,这才基本应付过去,也真够难为她的了。
  璐瑶虽然暂时在飞龙挂了工会副主席和妇联主任的名,月工资开到2000多元,但当惯了老闆娘的她对这样的工作根本无法适应,这次本来安排她跟着潘莉打打下手,很好的一个机会正好施展她在商业上的才华,但她却不是盏省油的灯,暗地里开始打上了自己的小算盘了。
  从床下追到床上,死缠硬打让我将旁边的一间铺面按揭买了下来,又借10万元出来想继续开她的「媚惑」内衣店,準备卖那些性感内衣、高跟鞋、坤包和丝巾、小饰品等等。
  「璐瑶,铺子是我买的,虽然是一家人可也要明算账,这租金什么的怎么算呢?」对她我可没那么客气:「等赚了钱我给你就是了。」璐瑶不愧是商海里游泳的高手,一句话就想糊弄过去:「那这开店的钱呢?万一要是赔了呢?」我将她一军。「如果赔了,我把我这个人赔给你好啦!」璐瑶说话真是滴水不漏。
  「好,好,我服了你,谁叫我是你男人呢!」我给自己打个圆场,最后还是没忘了叮嘱她几句:「不过,璐瑶你可要记住了,这个云凤女装世界在江陵可算是个高档场所,对你的唯一的要求必须经营中高档的产品。」
  「那我卖点便宜货不是更有人气吗?」「你们女人家懂什么,头髮长见识短,打工妹子、退休太婆来多了以后,我这店可没法开了,好的店那可要开在那里没人敢进来才叫够狠。而且,高档才意味着高利润,卖个奶罩600元不比你卖6块省心多了,反正租金又不要你出……。」
  我才说到这里,就被璐瑶给打断了:「好个白秋,这可是你亲口答应人家不要租金的,租金至少要免一年,否则你说话不算话,看我怎么治你!」说到这里,璐瑶狡黠地冲我笑了起来,显得淫蕩又妩媚,女人啊,漂亮又狡猾的女人,真是我命里的剋星……。
  璐瑶的十分心思倒有七八分放在了自己的自留地上面,看着潘莉成天忙忙碌碌的,我着实有些心疼,拉着她的手问她:「要不让月琴也过来帮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白秋我的冤家,别这么说了,谁让人家这辈子是受苦的命,又要给你当小老婆,又要为你忙事业,不过人家倒是心里特舒畅。这阵子太忙了,没空和你长呆在一起。琴妹子挺好的,我也想要她来帮忙,但你身边也不能缺了女人伺候啊,琴妹子人长得又漂亮又会打扮,还最是可你的心,还是让她代替我们好好伺候你吧。」
  小老婆就是不一样,素质放在那里,莉儿知我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