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操儿媳妇在线观看_就要干b_操逼小说_美女被操图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shzh.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七集  第一章 闻讯伤心

时间:2018-07-07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六月,安德列三世驾崩的噩耗传到了青州。
  「你再说一遍!!陛下驾崩了?!」
  叶天龙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帝安德列三世春秋正盛,身体也一向没有什么大病,怎么可能突然在一夜之间去世?
  正要问个明白之际,细碎的脚步声匆匆,只见倩公主一阵风似的冲进来,后面紧随而到的是于凤舞,这美女战神此刻是脸色苍白,一双美眸中更是掩藏不住的震惊之色。在她们的后面几步进来的是柳琴儿诸女,她们都是听到侍女报告的这惊天大事之后,飞速赶来前厅,人人脸上的神情都表明了她们心中受到的震撼。
  听着信使对情况的详细报告,倩公主扑入叶天龙的怀中,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大哥,父皇……父皇……他怎么……可以丢……下我……」
  叶天龙怜惜地将倩公主抱在怀中,温柔地轻拍她的香肩,好生安慰。而站在那里一直不发一言的于凤舞,此刻娇躯微微一晃,终于坐倒在椅子上,两行清泪从明艳照人的明眸中潸然落下。
  「大姐!」一旁的柳琴儿、绾贞不觉惊叫了一声,不过柳琴儿是知道于凤舞为何这样的缘故,因此她的惊叫声更多的是担心;而绾贞则是更多的惊讶,于凤舞为何如此的失态,和她平素的沉稳截然不同。
  龙灵儿如同身受一般,缓缓走到于凤舞的身边,用十分担心的眼神看着她。因为与她心意相通的龙族美少女感到美女战神心中此刻有如针刺一般的椎心之痛。
  看到这样的场面,叶天龙不觉在心中暗暗歎息了一声,他揽着泣不成声的倩公主走到于凤舞的身边,轻轻地说道︰「凤舞……」
  于凤舞摇摇头,闭上了双眸,过了一会儿,她猛地睁开眼睛,美眸中闪过一丝骇人的光芒,对叶天龙缓缓地说道︰「这其中必定有问题!」
  叶天龙的心神一震,他怀中的倩公主更是猛然抬起头来,一双美眸红红的,直直地望着于凤舞。
  「奶的意思是……有人在其中动手脚吗?」
  片刻的沉默之后,叶天龙略显迟疑地问道,老实说,他心中也有这样的疑惑,但于凤舞居然说得如此肯定,这让他颇为奇怪。
  于凤舞的视线从众人的脸上缓缓扫过,最后望着叶天龙,道︰「陛下身边的女官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其中有一个就是优秀的治疗师,她负责每七天检查一次陛下的身体状况。如果陛下真的是沈缅于酒色,导致身体亏损的话,她就会马上提出警报的。」
  「更为重要的是,陛下所练的武技中有一项就是房中奇术,对于女色,他应该有更多的了解,而且陪伴他的女官也都是学过侍奉之术,他怎么可能死在女官身上呢?」
  因为已经为人妇,面对的又是自己的丈夫和同房的姐妹,于凤舞的分析冷静而且详细入微,有些话如果是未婚的小姐,还真是无法说出口。
  叶天龙听着于凤舞的分析,不觉暗暗点头,更让他佩服的是于凤舞居然这么快就从安德列三世去世的震惊中冷静下来,对整个事件做出了如此慎密的推论。
  「其实只要从事后谁得到最大的好处,就可以看出是谁在动手脚。」
  于凤舞的螓首微转,把视线移到刚刚踏进门的晨月身上,「奶那边有什么消息得到吗?」
  晨月她正是得到手下的紧急情报后,才放下手头的事情,匆匆忙忙赶来,见到于凤舞这样发问,不禁呆了一下,才回答道︰「是的,我的人刚刚把收集到的情报传过来。」
  「哦,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吗?」叶天龙精神一振,问道。
  「这事情和二太子文冶达有很大的关係!」晨月点点头,把在安德列三世去世之后艾司尼亚的局势略略说了一下,然后望着于凤舞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文冶达会在随后的几天内被宣布为法斯特的皇位继承人,成为法斯特的新皇帝。」
  「他现在的做法实在太明显了,非但以无忧宫的主人自居,而且还把三千名士兵调进了无忧宫充任侍卫。」说到这里,晨月微微歎息了一声,「要知道这三千人的军队可是从夏赫的大军中派出来的,这更是欲盖弥彰。真是一个蠢才!」
  「奶肯定是夏赫的军队吗?」叶天龙有些怀疑,依照夏赫在法斯特帝国中的一贯表现和众人对夏赫的评价,这位柱国将军应该不会让自己的军队捲入这样一场足以引起内战的叛乱。
  「没有错的!」晨月十分肯定地说道,「虽然他们做得十分隐蔽,十万大军中少了三千人也看不出来,但分批出发潜入艾司尼亚的他们总是会留下一些可供调查的蹤迹。只要把这些情报综合起来,自然可以得到一个结论。」
  说到这里,晨月颇为骄傲地说道︰「论到情报收集,大陆上只有天马世家的实力在鸣玉阁之上,但天马世家是历经了数百年的经营,而鸣玉阁才不过数十年的时间。」
  叶天龙点点头,他知道晨月这一番话是不会凭空乱说的,老实说,天龙密谍的组建也是在晨月的鸣玉阁大力支持下,才有如此迅速的发展。正是鸣玉阁训练出来的一大批精干人员组成了天龙密谍的基本班底,而本来这些人员是要充实到鸣玉阁在各地的组织里面去的。这些人的优异表现,也让叶天龙知道了晨月和她名下所拥有的鸣玉阁的庞大实力。
  绾贞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陛下是文冶达殿下的亲生父亲啊,他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
  晨月一笑,道︰「傻妹妹,为了这个至高无上的皇位,有的人可以把自己身边的亲族全部杀死,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呢?」
  眼中闪过可怕的神光,于凤舞低头轻抚了一下手腕上红白相间的水火神珠,冷冷地说道︰「为了法斯特的皇位,他隐忍了这么多年,现在他的心志都已经变得疯狂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干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那我们还多说什么,马上回艾司尼亚啊!」倩公主恨恨地说道。
  「我们一定要把父皇的死因查个水落石出,如果兇手真的是二哥的话,我,我……」说到这里,倩公主又忍不住哭起来。
  叶天龙安慰地轻拍倩公主的背心。
  晨月的美眸中闪过一丝神光,对叶天龙说道︰「现在帝都艾司尼亚的局势非常有趣,而城卫军是其中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说到这里,她停住了话语,视线从叶天龙、于凤舞等人的脸上缓缓扫过。
  叶天龙微微点头,虽然晨月她的话没有说完,但他心中却已经是十分明白了。
  「大家準备一下,我们明天一早马上诳u^艾司尼亚。」说话之间,叶天龙望了望显得异常冷静的于凤舞,心中暗暗担心。
  把倩公主送回她自己的房间,吩咐她好生休息,又让小春和小秋準备明天出发的事宜,叶天龙才道别离开。
  当经过于凤舞的房间门口,叶天龙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敲了敲紧闭的房门。
  里面没有一点反应。思忖了一下,叶天龙终于推门而入,见到于凤舞正一手托着香腮,坐在椅子上,愣愣地望着桌子上的水火神珠。
  心中不由得一酸,叶天龙一直走到她的身边,才轻轻地叫了一声,道︰「奶不要太难过了……」
  于凤舞缓缓抬起螓首,叶天龙看到她明亮的双眸中充满了晶莹的珠泪,不觉心中又是一疼,伸手一把揽住她的香肩,痛惜地说道︰「奶想哭就哭出来吧!」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于凤舞软弱地将自己的螓首靠在叶天龙的怀中,喃喃地说道,「父亲大人他应该知道他的儿子有谋乱篡位之心的,为什么还要给他这样的机会呢?」
  「也许是出于一个父亲对儿女的爱吧。」叶天龙也十分伤感地说道,「可惜他的儿子却没有体会到这一点。」
  于凤舞摇摇头,视线重新落到桌子上的水火神珠手链,「很小的时候,我就经常问母亲,为什么别人都有父亲,而我却没有。等我明白到为什么母亲听到我这样的问题就会忍不住哭泣时,母亲却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
  「在我的心中,父亲是让我痛恨,而又梦寐以求的,……」
  说着,说着,于凤舞眼中的泪水不知不觉地从莹白如玉的粉脸上滑落。
  「奶不要这样啊!」叶天龙紧紧抱住怀中的于凤舞,心中更觉痛惜,「奶这个样子,让我好担心啊!」
  「有什么事情,奶都和我说吧,因为我们是一体的。」叶天龙在于凤舞的耳边柔声说道,「快乐,我们一起分享,痛苦,我们也要一起分担!」
  于凤舞的娇躯轻轻颤抖起来,终于,她埋首在叶天龙的怀中放声痛哭起来。
  「没有了……没有了……父亲……我还是……没有啊……」
  感受到于凤舞心中的软弱,叶天龙也是泪流满面,但让他欣慰的是,于凤舞终于把心中的悲痛发洩出来了,要不然的话,一直强压在心底就不好了。
  「奶还有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在奶身边!」
  等到于凤舞哭得差不多了,叶天龙在她的耳边深情地说道。
  于凤舞抬起梨花带雨的娇靥,深深地望着叶天龙,用力地点头。
  她站起来,紧紧抱住叶天龙,将螓首埋在他的肩头上,喃喃地说道︰「天龙,抱紧我吧!」
  两人紧紧相拥,半晌之后,于凤舞舒了一口气,突然在叶天龙的脸颊上深深印了一个香吻,深情地说道︰「天龙,谢谢你!」
  叶天龙不禁笑了,他亲了亲于凤舞温润的玉靥,温柔地说道︰「小傻瓜,奶怎么能这样说呢?现在感觉好过一些了吗?」
  于凤舞轻轻地点头,鬆开双手,道︰「哭一下,果然心情平静了不少。」
  「奶不知道,刚才奶的样子让人多担心啊!」叶天龙捧起于凤舞的粉脸,「真是吓坏我了。」
  「是啊,刚才我好像觉得心头被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于凤舞不好意思地说道,「幸亏你来了,又把我弄哭了……」
  叶天龙抱了她一下,问道︰「琴儿呢,她怎么没有留下来陪奶?」
  于凤舞轻声道︰「我让她回去了。」
  叶天龙揽着她的纤腰,走到床边并排坐下,「有些东西,不要闷在心里,而要把它说出来。」
  于凤舞点点头,十分乖巧的样子,静静地靠在叶天龙的怀中。这一瞬间,叶天龙看到的不是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美女战神,而是一个经历丧父之痛的弱女子。眼前这样的于凤舞却激发起他心中强烈的保护慾望,他要用其一生来保护她。
  第二天一早,正当叶天龙他们準备诳u^艾司尼亚的时候,来自艾司尼亚的第二个消息到达青州,无忧宫上演的那一场闹剧在鲁图先传送过来的情报中详细地向叶天龙他们描述了一遍。
  这一下,完全证实了于凤舞和晨月她们的猜测,没有想到倩公主无意之中带走了传国玉玺,使得文冶达的阴谋完全落空,这真是令人难以想像的结果。
  而受到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联手攻击,文冶达是绝对不可能坚持很长时间的,他的败亡不过是这几天的事情。显然现在的艾司尼亚乃至整个法斯特帝国会成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两个人的天下,那么到底由谁来坐上法斯特皇帝的位子呢?
  双方势均力敌,艾司尼亚的城卫军便成为他们目前最直接的争夺目标,身为艾司尼亚的防卫长官、城卫军的东督,叶天龙如果不尽快赶到艾司尼亚,掌握住城卫军的大权,很可能城卫军便会成为他们的口食,被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所瓜分。
  叶天龙和他身边的人都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叶天龙和倩公主他们带着近卫团的战士更是快马加鞭,星夜直奔帝都艾司尼亚。留在青州的是晨月、绾贞以及辛西雅等女神战士,而青州的具体事务则全部交给计无咎和维尼两个人处理。
  ***
  包围无忧宫已经有三天了,但除了一些示威性的攻击之外,在尤那亚指挥下的城卫军并没有採取下一步的行动。这一点,不但无忧宫中的人感到意外,就连尤那亚手下不少的城卫军将领也颇为不解。
  「二太子宫下,为什么不发动总攻击?」马可布威终于忍不住找到尤那亚,提出这样的问题。
  「的确,凭我们现在的实力,一举拿下无忧宫是不成问题的。只要我一下令,最多一天的时间,无忧宫便会落入我的手中。」
  尤那亚对于部下的提问毫不意外,耐心地解释道︰「但是有一点不要忘记了,无忧宫是我法斯特帝国的象徵,一旦毁于战火,实在是让人惋惜。而且现在宫中大部分的守卫是忠于法斯特帝国的,并不甘心情愿跟文冶达来对抗大军。只要我们恩威并施,他们一定会倒戈的。」
  「二太子宫下真是想得周到啊!」
  恍然大悟的马可布威和他身边的众人都拜服于尤那亚的心智和为人,能够为对手着想,这样的主君真是让人敬佩。
  望着马可布威等人离去的背影,尤那亚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摇了摇头,有这样的手下,他应该是高兴还是好笑呢?
  尤那亚明白吉里曼斯为什么把城卫军的指挥权交给自己,让自己来负责攻击无忧宫的计划。这固然是因为自己身为军部的尚书,负责法斯特的军队,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吉里曼斯想让自己背上破坏无忧宫的名声。
  多年以来,无忧宫已经成为法斯特帝国的象徵,如果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受到战火的毁坏,那么即便自己是因为平叛的原因,也会受到一些人的批评和指责。这对于自己登上法斯特的皇位,是有一定的危害性。
  而吉里曼斯所捧的六太子伊春却可以用好名声得到众多大臣的拥护,一直以来,伊春的表现都是中规中矩,在朝中十分的有人缘,因此在这个当口上,自己绝不可以再让别人多说闲话。
  「只要收服无忧宫的守卫,把无忧宫完整无损地拿下,我的实力大增,而且在大臣中的名声也会得到很大的提高。这样一来,在廷议大会上,他们也不能多说什么反对的意见,相反我手中的筹码也会多很多。」
  尤那亚闭上眼睛,依稀看到自己身穿滚龙袍,漫步登上法斯特的皇位,脚下是跪拜如仪的群臣和万民。
  「到那个时候,我再慢慢清理这些反对我的家伙……哼……」
  「殿下!」清朗的声音把尤那亚从美梦中惊醒,回头一看,是他从雪山请来的师叔冷锋,一个使刀达到出神入化境地的高手。
  「现在应该给他们更多一点的压力了,把他们的抵抗心理完全摧毁。」
  尤那亚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
  「不错,是时候了。」尤那亚望着从外面匆匆进来的一个部下,眼中的神色变得冷峻起来。
  「殿下,按照您的命令,一切都準备好了!」
  来人双膝跪地,大声向尤那亚稟报。
  「我们走!」尤那亚满意地点头,率先走了出去。身后的众将士连忙轰然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