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操儿媳妇在线观看_就要干b_操逼小说_美女被操图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shzh.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6章

时间:2018-05-14 「……天啊……为什么这样对我……」
  「说!……大声说出来……」
  「小穴……」
  「完整的说一次……」男人没有就此罢休。
  「……请……插我的小穴……」
  法庭上那个威仪庄重的审判长,闭上美丽的双眼,强迫自己说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话,男人们终于鬆了口气。
  赖炳解开女法官的所有绳子,手指赖文昌的方向喝道:「爬过去……」
  韩冰虹彷彿活在地狱最黑暗的底层,但一切似乎刚刚开始。
  赤裸着迷人的身体,曾经骄傲的女法官在慾火的驱使下,竟忘记了身份一步步地爬到男人跟前。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何人都不敢相信这是当日法庭上端庄威严的大法官。
  「转过来,把屁股抬高了……」
  「啊……」韩冰虹长长的歎气,就像苦尽甘来的怨妇。
  优秀的人民法官摒弃了女人最基本的廉耻心,调转身体,趴低上身,把肥白的大屁股向着男人高高举起,由于阴道里的骚痒在持续,屁股不顾廉耻地扭动。
  「啪……」赖文昌手起掌落,重重地打在肥厚的臀肉上,
  「唔……」韩冰虹头一仰,发出母兽般的呻吟,大白屁股不停扭动。
  赖文昌全身精赤,浑身的冗肉垂下来,隆起的肚皮下一尊巨炮却屹然举起,呈六十度角上翘,炮身发着黑光,三角形的龟头粗突无比,有如毒蛇「饭铲头」。为了避开女体内的催情药他戴上了避孕套。
  赖文昌跪在女体后面,大手按住盛臀,肉棒顶在湿淋淋的穴口上。
  「嘿嘿……湿成这个样子了……你这个淫货……」
  「喔……」韩冰虹已经听不到男人在说什么了,这一刻她只是盼望尽快的被插入,感觉到肉棒的存在后,她扭动着屁股,想让自己的穴口对上龟头。
  「韩法官看来很欠操啊……是不是老公餵不饱呢……」
  但男人似乎看透了她的企图,肉棒并不急于刺入,而是若即若离地研磨着洞口绽开的花瓣,偶尔触及女体的阴蒂,令女人的焦燥升温。
  「不要……不要再欺负我了……」身心就快崩溃的女法官几乎是在哭求。
  「真淫贱啊……」赖文昌无情地辱骂高贵纯洁的女法官,突然像大炮上膛一般,肉棒一捣到底。
  「啊……」花心一颤,一股酥麻甜畅的电流沿着神经中枢直迫脑际,韩冰虹象旷久的怨妇受到雨露的浇灌,紧锁的眉头一舒,迫不及待地耸动屁股逢迎。
  「嘿嘿,韩法官你别猴急……主人今晚攒足了料,慢慢餵你,包保你到时吃不了兜着走……」男人看着急需交配的女法官淫邪地笑道。
  「不……不要说了……」残存的意识中掠过一丝羞耻,女法官无地自容地哀求,但那只是一剎那的意识,欲求的洪流已佔据了她的整个躯壳,把一切的道德伦理贞节沖涤殆尽,此刻她所渴求的是交媾!像低等动物一样完全不须顾忌地交配,而不用理会交配的对象是谁,只要他是雄性的同类有阳具就行了!
  「人和畜不同的地方是什么?韩法官体会到了吗?」身后的男人无耻地问,粗大阳具如滑膛炮一样冲击着女法官的阴道,堆积了大量多余脂肪的肚腩不断撞击女法官的美臀,发出羞人的肉声。
  「噗哧……噗哧……」肉棒进出阴道发出水声。
  摩擦带来的快感填补了女人的饥渴。
  「啊……」韩冰虹象迷失了本性一样,沉浸在漫无边际的慾海中,捲入肉慾欢愉的漩涡里,追逐着人类最原始的快乐。
  肉棒在充满油膏和淫水的腔道里顺畅地出没,龟头每次戳中子宫,女人都发出甜畅的哼叫,快感的电流波及身体的每个毛孔,在淫药的双重作用下,高潮提前来到,当盆腔区出现熟悉的收缩,女人变得主动而疯狂起来。
  但男人驾驭着局面,当女法官流露出高潮的徵候,肉棒却放缓了速度,慢慢地直至停止抽送。
  「不……」女法官发觉了男人的意图,拚命地耸动屁股套弄,但肉棍残忍地往外撤出,只剩下龟头留在洞口处。
  韩冰虹几乎急出眼泪,屁股挺耸追逐着肉棒,想要把这根又爱又恨的火热肉棒吞回去,但男人无情地按住了她的屁股。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离颠峰只有一步之遥的女法官绝望地往下坠落。
  「现在是回答问题时间……」赖文昌一把揪住女法官的秀髮,把那张迷茫的俏脸拉了起来。
  韩冰虹象从云端跌下,痛苦地扭着头,悲歎命运对自己的不公。
  「说,你叫什么名字……」赖文昌扯了一下头发问道。
  一向思维敏捷的大法官似乎没有从男人的游戏中转过弯来,仍然沉浸在肉慾的余韵中。
  「想挨操就得老老实实回答问题!」赖文昌手上加力扯动头髮。
  「对大家说你叫什么名……」问题重複了一次。
  头皮的撕痛令女法官回复了一丝清醒,这里简直比地狱还要可怕,连被奸都要先付出代价。
  意识到身处这样的现实中,以往刚强的女法官不得不放下尊严,嘴角颤动了两下,无力地挤出三个字:「韩……冰……虹。」
  话一出口,女法官想起了自己原来的身份,从肉棒插入后她已经不想记起这些了。男人在此时再次激活她的反抗意识,是为了反覆打压她的自救心理。
  赖文昌深知这个坚强的女人只是暂时丧失了意志力,一旦药力消失她本来的思想意识还是要恢复的,所以要彻底的征服她,就必须反覆折磨她的心灵,一点点地消磨她的意志,就像捉一个人溺水一样,按下去,提上来,再按下,如此反覆,使其在恐惧中精神支柱逐渐瓦解,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完全破灭,从而放弃内心的抵抗,最终死心塌地的臣服。
  「好一个韩冰虹!你身为国家干部,高级法院的审判长,滥用职权,知法犯法,为了私利向丈夫提供法院机密。你纵容丈夫参与赌博,出谋划策大量盗卖国家机密,谋取不义之财,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你该当何罪?」
  「不……不是……」韩冰虹大叫着想申辩,这一下果然激起她的反抗欲。
  赖文昌没有给她说下去的机会,用力一扯狗链,韩冰虹马上被勒得说不出话。
  「你道德败坏生活腐化,乱搞男女关係,置法律的威严不顾,竟然在法院候审室与证人通姦,做出猪狗不如的勾当,情节特别严重,人神共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你该判何罪?」赖文昌严历地迫问。
  「不……不是这样的……我……我……」欲哭无泪的女法官竭力抗议,想要反驳却一时无从说起。
  「现在是第二个问题!」赖文昌没有让女法官开口,把上面的罪状强行定为事实。
  「你现在正在做什么?」赖文昌继续发问。
  多么无耻的诬蔑啊!韩冰虹欲哭无泪,怨屈但无助,还想要为自己的人格辩护,但男人强迫性地进入下一环节。
  「快说,你现在正在做什么!!!」
  低级之极的问题,这对一名大法官来说实在是侮辱她的智慧,但恢复了神智的女法官对这么无耻的问题却不知如何回答。
  「跟大家说,你在做什么…」赖文昌喝问,手起掌落打得女法官臀肉颤动。
  「啊……」女法官痛得叫出来,大脑进一步清醒。
  「啪啪……」接二连三的掌击。
  「说不说……」
  「啊……别……别打……我说……我说……」女法官连声求饶。
  「……在性交……」女法官扭开脸,避开围观的男人眼光。
  「说得好……」男人突然起动,重重地刺了回去。
  「啊……」韩冰虹没有任何防备,娇嫩的花心受到重创。
  男人完全插到底后又停住。
  「龟头现在顶到你什么地方?…」赖文昌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连续地发问。
  「啊……好难为情……为什么要这样……」韩冰虹实在说不出口。
  「快说!」赖文昌狠狠地拧女法官的臀肉。
  「不……不要……」女法官痛得大叫。
  「说……」男人历声喝道。
  「……子……宫……」韩冰虹羞得要死。
  「谁的子宫!」
  「……」女法官语塞。
  赖文昌见女人不说,抽出肉茎,然后揪住女法官会阴里的阴毛用力一扯。
  「啊……」女法官杀猪似的失声痛叫。
  「韩冰虹的子宫……」这次女人不敢再犹豫了。
  女法官说完羞忍难当,低下头让头髮挡住了自己的脸。
  「求求你……别问了……别问了!」韩冰虹几乎是哭着哀求。
  女法官已经被迫入灵魂深处的死牢,再问下去恐怕要精神分裂了。
  「好……回答全部正确,现在给韩法官颁奖,奖品是高级狗圈一个,外加精美狗链一条……」赖文昌说着拉起女法官的身子,从一旁拿起一只颈圈戴在女人的颈上。
  「不……不行……」韩冰虹发现时已迟,一只狗圈已套在自己瓷白的颈项。
  赖文昌牵着狗链开始了第二轮的姦淫,韩冰虹被阳具一弄很快又跌入快感的洪流里,腔道摩擦带来的愉悦取替了她任何的需要。
  「怎么样……大法官……吃出滋味了吗?」赖文昌这次集中火力戳杀。
  女法官刚才的余韵未消,被男人一带动,很快就投入肉博战,温暖紧实的阴道肉璧滋滋地渗着水,粘膜不停收缩蠕动,把肉棒裹得密不透风,洞口娇嫩纤弱的花瓣沾满透明的淫液,被肉茎强力的抽插带动,反覆地捲入又翻出,在无情的摧残中绽放着艳光。
  龟头连续戳击花心产生的麻痒感,甜美难耐,盆腔深处发出的电流引发肌肉群的节律性收缩,强烈的快意直冲脑门,女法官疯狂起来。
  「啊……不行了……快……」
  肉棒象上足发条的机器一样高速抽插,阴道里过多的淫水油膏不时被挤出。
  「啊……啊……」
  韩冰虹双眼冒出兴奋的火花,舒服得酣畅淋漓,浑身发颤,彷彿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快要熔了,情不自禁的失声浪叫,这种极乐的程度是在丈夫那里体验不到的,丢失自我的幻觉开始出现。
  「啊……」
  「啊……好。好美……」女法官被高潮快感沖昏大脑,电流一波波地袭来。
  「……杀死你……淫货……」赖文昌咬紧牙关,攻势如潮,直杀得女法官丢盔弃甲,放浪形骸地淫叫不止。
  「啊……天……」
  「……死了……死我了……呵……」女法官叫声如泣似哭,不住地摇头,迷茫的脸上是痛苦与快乐交织而成的複杂表情。
  「啊!啊!啊……别……哎呀……到了……」叫声越来越短促,语无论次。
  「法官韩冰虹,生性淫贱,我现在代表人民政府宣布,母狗是你第二个终生身份!」男人大力冲杀。
  「不……不是……别说了……」女法官哭求。
  她不想再辩解,好像所有的分辩都是徒劳的,因为连她自己也开始觉得男人的话好像是对的,眼前的事实就说明了一切,她内心中的堤防已全面崩溃,几十年来形成的传统意识形态,思想道德观念被肉慾的洪流沖得无影无蹤。
  「让你死得舒舒服服……」男人越战越勇,枪枪入肉,直插得女法官哭丧似的大呼小叫。
  「呵…呵……呵……不要了……哎呀……哎呀……」韩冰虹上气不接下气,大白屁股不顾一切扭动,胸前的丰乳随着身体动作疯狂乱甩,淫穴不顾廉耻地绞缠男人的阳具。
  女法官一颗心儿好像就要被顶出来似的,命好像也要丢了。
  「啊……」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高潮了,花心在连连受创后阴精突然喷出,韩冰虹尖叫一声,身体连连抖动,随即像死过去一样僵住,身体象飘在云端……
  ……
  男人服下强精药,稍作休整,也不等女法官回过气来,就开始第三波攻势…
  ……
  夜是那么的黑暗,
  韩冰虹惊歎于自己身体的秘密,对肉慾的渴求原来是如此的旺盛,蕴藏于身体深处的精能被男人全面开发。
  赖文昌变着法子姦淫她,有几次高潮几乎把她击得昏厥,阴精洩了又洩,到最后直把她插得像烂泥一样滩死在地板上。
  韩冰虹只感到自己的骨头好像都被插散了,在意识中她依稀地感到这具身体已经不是当初的自己。